公子离

18.2.15

过得浑浑噩噩却又恬不知耻,一边厌恶着自己一边不思悔改,觉得自己无病呻吟又觉得真是痛彻心扉。

我没办法解释自己到底为什么难受,但是一想到别人问我你为什么难受,你凭什么难受,就觉得仿佛连心肺都被狠狠攥住呼吸都被堵塞。

…那种感觉应该就是难受吧?

我也许已经坏掉了,从里及外,每一分每一寸都看似与让人无异,其中滋味却只有我一个人知晓

从小到大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与同龄人比起来,称得上成熟的人,他们在某一阶段时将生死轻易挂在嘴边,我认为这是幼稚到极致的想法。

可当我真的突然心头升起这个念头,才恍觉什么叫做崩溃。

不知道该与什么人说,也无人愿意听我说,一方天地困死了我,我出不去,便也不曾有人来救过我。